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学生园地 > 艺苑繁花
文苑拾贝 | 2019级11班白羽萱、陈贤骏逸、张竞兮
来源:行知中学
发布时间:2020-06-10
点击次数:2262

 

《我爱从前的他们》

想纵情山水之间,在小酒馆里喝到酩酊,然后在马嵬坡上痛哭流涕,晚年棹竿舟上,雨来去斗笠,饮人间烟火,抚琴长啸,似闲云野鹤,不管喜怒哀乐。

纪录片《苏东坡》留下了这样一句话:当一个伟大的人物成为过去的时候,人们总是追寻大人物的踪迹,发一种遥远的幽谷之思。实如其言,于世人,念旧怀古是必然的,悲伤也是必然的,却不该长久地沉浸在悲伤中,将无尽的哀伤和爱转化为力量,譬如陶潜于东坡,虽是从未谋面,却将这份情结永久地表现在诗中,将这无尽的遗憾转换为动力,影响一生。

仔细回想起来,小时是不爱语文的,只会看着书本上的一个个生词发愁,然后便死记硬背,应付考试了。那时心里崇拜的,也永远是生得俊俏的明星偶像,反观那些书本上的古板老头子,好像只有编故事的时候能有些用场。而这样的印象,似乎被彻底斩断在了一个美丽的夏季。我在睡觉,梦里却没有出现拉山德,却似乎是身处青莲朵朵,远处有一个青年在低声吟唱。当第二天我忽然看到那行醒目的介绍后,方才忽地想起了这个梦。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。我于是深深地被吸引了。此生能在那时遇见他们,不晚,却又太晚了,不禁感叹,那些我从未见面的良师益友,皆早已归于这尘土之间了。以至于我等后人,只能从一首首绝美的诗篇中,寻找他们的踪迹。

还未经人间风雨,只是听闻,从前有一侠客,名曰李白: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我爱李白,爱他的天真倜傥;从前有一孤客,名曰杜甫:孤雁不饮啄,飞鸣声念群。我爱杜甫,爱他的豪情万丈;从前有一豪客,名曰苏轼: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我爱苏轼,爱他的乐趣横生;从前有一痴客,名曰柳永: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。我爱柳永,爱他的风流情长……

日升日落,风花雪月,梅兰竹菊,人生百态,是诗的踪迹。一首诗,一个故事,一名骚客。如今在世,条条框框限制着孩子的天性,可这就是时代发展的变化。我们无可奈何,只好抱着唐诗宋词,对从前神往,用长路漫漫,对那些才子,诉说无尽的衷情。

你说这凡间那一阵微风,是吾爱的他们也吹过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《我爱另一个我》

当你步入文学的世界,并为文学痴狂时,我想象是这世界中的另一个我,在不同的时代间轮回。我爱你,那另一个自己。

你,究竟是唐朝衣袂飘飘的我,宋朝时对酒当歌的我,还是更早的,春秋战国时争鸣于百家,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我?你,依然悠然地漫游在那个时代,肉身虽已朽,但灵魂依旧留恋那世间。

我想,你一定是一个儒雅的文人墨客,于诗词歌赋、管弦丝竹中陶醉忘我。

你,于那大雪的寒夜中,与知己煮酒高歌吧;你,于那知己的墓园前,弹琴长啸,悲痛欲绝,摔琴而归吧。你必定也曾夜半惊起,回想起初遇故乡老友时的情景。便披衣坐在洒满月光的书斋,研墨,大笔一挥,写下那梦中所得的诗篇。

你,与岑夫子、丹丘生大醉颍阳山,仕途虽不顺,却留下了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千古名篇;你,被贬到杭州,有幸一览西湖的清秀,还留下了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为世人称颂。你,在山湖高崖中放纵,在诗歌中放纵,你揽臂,欲拥一切世间美好入怀。

因此,当我再一次翻开诗词,又一次不可收拾的沉浸其中,阅读我的前生。我知道是你的灵魂透过我的肉身,带我领略开元盛世,带我领略文臣们的唇枪舌剑……

虽然,唐朝的街市,车马已不可寻;宋朝的边境,榷场亦不可寻。而他们,依旧像春潮滚滚东来,唤起了我对你深深的痴恋。

我追忆古代的你,也相信,你也曾在那时想象过我,在潇潇夜雨的芭蕉窗下,留下了与我共剪西窗烛的美好愿望。

因此,我爱你,那另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我爱杂草》

万物有灵,杂草有语。

杂草,是大自然的精灵,虽平淡渺小,却似树般傲然挺立于大地,以顽强的生命力在这变幻万千的世界里繁衍生息。杂草与人类有着无可言说的缘分,也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。从原始社会开始,我们的祖先就与草为伍,一片片的草原孕育了一群群牛羊,所以说,是草养育了人类,直到如今,我们依然喝草药、吃草根、泡草叶,草为人类生存提供了丰富的物质供给。一本《诗经》,记录、描写了150余种植物,其中的荇菜、蔓草、蓬草等等大多属于杂草,却在作者借物言情的背景下为我们读者带来了各种美好,满足了人类的精神需求。

对于杂草,我是充满敬意的。我敬它,无论自然条件多么恶劣,只要有泥土、雨露和阳光,它总能给你一片碧绿的世界,或大或小。我敬它,无论锋利的金属利器如何切割,或者忽如其来的野火如何毁掉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一切,它总会努力吸收大自然的养分,依着残留的根茎蓄机钻出泥土,再次生长,甚至长得更绿更盛。它是野火烧不尽的,甚至可以说——泥土在,它就在,只要有生的希望,它就一定会劫后重生。

我爱杂草,爱杂草的孤独,更爱懂得在享受孤独里坚守初心的杂草。一些杂草,从最初的从泥土里钻出的一枝新芽,慢慢长成了一簇簇绿色,有的杂草最后蔓延连接成一片翠绿的草地,甚至长成了呼伦贝尔大草原。万物相依,泥土为杂草而生,杂草是泥土的脉搏和寄托。草儿们肩负着帮助泥土赋予世界生命活力的使命,不论世事变迁,无论守望初心的道路是多么孤独,它们享受着孤独,互不干扰,各自拼搏,静默而专注,努力吸收着泥土中的养分、天地间的阳光雨露,不紧不慢,候着时机,缓缓长成最好的姿态,把这片场地甚至草原长成了最美的模样,终究以最初期待的样子带给了人世间活力与生机。

杂草无声,却用无声的语言穿透人类身体,抵达繁华粉饰过的内心,叩问着世俗纷扰下的灵魂,在逆光的照射下,映射翻腾出人类的本真,人类何尝不是草的另外一种形态。祖先们从匍匐于大地逐渐直立行走了起来,却依然脚踏着泥土,根系于大地。无论当下的世界如何繁华,我们都不能忘记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祖辈们,以及在我们身上烙下的草根印记。我们应当把自己当作杂草,虽平凡渺小,却始终守望初心,坚韧向上,向着阳光,于晨光中碧绿,于时光中永恒,于孤独中成长,终究有一天长成祖国大草原上那一抹平凡而不可或缺的翠绿,长成我最喜欢的模样。

未来未知,或世事变迁,或一片荒芜,我仍爱杂草,就像爱自己一样。

稿源:201911

审稿:陈清华 / 编辑:李诗琴

办公电话 : 0831-2362234(招生办)0831-2365575(校长办) 0831-2361655(教学处) 0831-2362760(德育处) 校区地址:宜宾市叙州区南岸街道英才路北侧
访问次数:160682
学校公众号
招生热线
0831-2362234
欢迎您访问宜宾市叙州区行知中学校官方网站
期待您在行知中学校开始您的学习生活
主题*
正文*
姓名*
电话*
所在地*
邮箱*
咨询热线
0831-2362234
注:个人信息已做保密处理,为方便联络,请如实填写联系方式